全球金融危机蔓延:做好应对准备

By admin - 时间: 星期五, 九月 28, 2018

就在上周,印度尼西亚经济经历了令人联想到20年前亚洲危机的金融冲击,自此,金融危机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在我们区域全面爆发。

随着危机日益逼近国内,现在是时候设想一下不久将来的事态发展,并列出应对各种情况的措施,这样才不会感到措手不及。

与新加坡达成协议,将吉隆坡—新加坡高速铁路的建设项目推迟到2020年5月底(马来西亚仅需支付1500万新元的成本)便是马来西亚努力的成果之一。为此,我们得以推迟两年再支付这个大型项目的大笔费用。

未来几年将至关重要——马来西亚既要应对偿还巨额林吉特政府债务所造成的“完美风暴”,防止政府赤字膨胀,又要应对已然出现的全球金融危机的挑战。

在这种紧要关头,每十亿林吉特都很重要,甚至每一林吉特都有价值。无论是由于1MDB丑闻还是未付的退税,“丢失的货币”所造成的问题越来越多。为了避免更大范围的赤字,政府面临节省资金和削减成本的压力越来越大。

因此,延期两年对马来西亚有很大的帮助。这可能就好比在街上玩踢罐头的游戏,把罐头(问题)踢得远远的(两年)。但同时希望两年后形势会好转,使我们到那时有能力去拾起“罐头”,特别是希望在此期间能够找到降低项目总成本的方法。

其他项目也必须仔细审查。除了大型的东海岸铁路项目(ECRL)和横贯沙巴天然气管道项目外,还有许多其他项目的成本需要进行审查;与此同时,这些项目的实施可能会被推迟或取消。除了对过度定价和回扣丑闻的担忧之外,至关重要的是,马来西亚还必须考虑如何避免金融危机。

印度尼西亚能源部长上周宣布,占佐科维多多总统大型电力计划一半的、价值250亿美元的能源项目将被推迟或重组,以节省80-100亿美元的用于项目的进口成本。

为减少进口费用,印尼还将1000多种商品的关税提高到10%。

这些是印尼在经济进入全面危机模式时被迫采取的一些措施。该国甚至可能面临堪比1998-99年危机规模的金融崩溃。印尼盾兑美元汇率已跌至近15000,为1998年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由于经常账户和政府预算的双重赤字、巨额外债以及高比例的外资持有股权和政府债券,印尼很容易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

印度尼西亚陷入了恶性循环,这正是当经济自由化国家遵循正统“救火政策”时会面临的典型问题。当市场认为外部储备可能不足以支付进口、偿还债务及吸收潜在的资本外流时,货币就会贬值。

这种看法又引发了一种自我应验的预言——货币贬值导致政府和企业更难偿还外国贷款,同时也促使投资者撤出资金。

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会提高利率,以刺激投资者将资金留在该国(印尼利率自5月份以来已上升了1.25个百分点)。

然而,其副作用是导致购房者和公司更难以偿还他们的抵押贷款和商业贷款。信贷放缓,经济也放缓。这反过来导致货币进一步下跌。最终促使进一步加息,导致贷款违约及破产。经济陷入衰退,导致更多资本外流(包括当地居民所造成的)。货币再次下跌,经济衰退加剧,恶性循环继续。

印尼仍处于这一周期的开始阶段。希望该国能寻获政策工具(包括那些行之有效的非正统手段),以避免进一步陷入恶性循环。

但印度尼西亚并非孤例。阿根廷和土耳其同样深陷危机,且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遭受传染效应,其中包括南非、印度、伊朗和菲律宾。

继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重创美国和欧洲之后,数千亿美元涌入包括马来西亚在内的新兴市场,寻求更高的收益。这种流动性是由量化宽松政策(政府向银行体系注资)及欧美的低利率所创造的。

如今,由于美国政策转向量化紧缩、美国利率上升、新兴市场危机及贸易战的加剧引人担忧,这些资金正在撤离新兴经济体并重返美国。

易受货币贬值、资金外流和危机影响的发展中国家,往往经常账户赤字巨大、政府预算赤字及债务严重;外汇储备低;外债高;外资持有的当地债券和股票的比例高。

马来西亚到目前为止是安全的,但不为此自满才是明智做法。一旦危机蔓延开来,要想避免传染效应十分不易。如今国内已经出现了一些预警信号,例如第二季度经常账户盈余缩小,有价证券投资出现明显外流,林吉特走弱;此外,政府债务规模超过此前报道的水平,马来西亚必须防止预算赤字的增加。

童子军的老座右铭“时刻准备着”,在这种时候正能派上用场。为避免措手不及,马来西亚最好现在就为任何可能发生的情况做好准备。

分类 金融与发展, 金融危机和应对政策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