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超级细菌威胁人类生命

By admin - 时间: 星期一, 六月 13, 2011

南方中心总执行长: 许国平

因新型大肠杆菌导致的致命疾病的爆发是新型细菌和病毒战胜药物,从而战胜人类的最新篇章。

截至上周六已有20人死亡,超过1800人受到了十分罕见的0104大肠杆菌的影响。也有一些其它的导致轻微疾病的普通大肠杆菌。

世界卫生组织说这种变种“以前从来没有爆发过”。

爆发的中心是德国北部的汉堡,几乎所有的死亡案例都发生在德国,其他受影响的人要么是德国人,要么是到过德国的其它20多个国家的人。

疾病的源头仍然是个谜,而通过什么具体的食物传播也是一个谜。与此同时,对食用生黄瓜、西红柿、生菜等沙拉材料也发出了警告。

虽然“普通的”大肠杆菌只是引起胃轻微不适,但是新型的0104大肠杆菌会导致出血和严重的腹部绞痛,到目前为止的500多例更严重的病例中还会导致溶血-尿毒症综合征(HUS),破坏血液细胞和肾脏。

一个主要的问题是细菌对抗生素有耐药性。建议的重症护理一直是血浆置换、肾透析以及输血。

正如《纽约时报》所引用的,据都柏林圣三一学院临床微生物学讲师斯蒂芬•史密斯(Stephen Smith)称,不太可能根除这种类型的细菌部分是因为它们可以如此快速地发展。

“这些微生物总是一直在交换信息,而且总会有新的出现。”他说。“我们现在得到的是各自都有最糟糕元素的两种不同类型的融合。”相反,预防可能是最好的方法。

这一观点描绘了情况的严重性。大肠杆菌只是一个例子。有几种危险的微生物比较难以对付,因为它们不断地进化或成熟,对越来越多的强力抗生素产生耐药性。

它们进化的一种方式就是各细菌株的不同基因,甚至是不同类型细菌株的不同基因以混合的形式聚集在一起。

英国健康保护局说,爆发是因为新的0104大肠杆菌株有影响大量人群的新能力。

英国广播公司新闻引用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桑格研究院及医学研究委员会教授迦得•弗兰克尔博士(Gad Frankel)的话说:“这是一种新组合,一种致命的组合。它有一种可以产生毒素的基因和另一种帮助细菌更有效地在器官繁殖的基因,这意味着将产生更多的毒素。”

英国社会科学协会主任、基因专家何美芸博士说,这是基因转移和重组的情况。

她说,在这个过程中,基因材料的新组合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在产生,再生速度越快的(导致疾病的细菌和病毒)物种受影响越大。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关联发展是发现了可以改变细菌,使其对所有已知药物,包括最强的抗生素都有耐药性的基因,即我们所知道的NDM-1。

去年,在印度、巴基斯坦及欧洲一些国家,尤其是那些到过印度次大陆的人群中出现了相关病历报道。当时,只发现在NDM-1基因中有两类细菌寄居——大肠杆菌和克雷白氏肺炎菌。

但是当时都担心,该基因会转移到另外的细菌中,因为发现它可以很容易地从一种类型的细菌跳转到另一种类型的细菌。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对抗生素的耐药性将快速传播,使治疗很多疾病都变得困难。

这些担忧已经被证明是正确的。5月7日,《印度时报》根据对第一个报告NDM-1存在的、来自卡迪夫大学的英国科学家的访问发表了一篇文章。

科学家们发现,NDM-1 基因一直以“超级快的速度”在各种细菌物种之间跳转,它拥有“毫不费力在各种物种之间跳转的特殊能力。”

虽然在2006年最初探测到这种基因时,只在大肠杆菌中发现了它,但是现在科学家已经在20多种不同的细菌物种中发现了NDM-1。“我们知道NDM1 能够以史无前例的速度来使越来越多的细菌物种对药物产生抗药性,马克•托勒曼(Mark Toleman)博士如是说。

还有一点令人担忧的是,几乎没有新的抗生素准备好。因此,当整个细菌范围内出现对现有药物的耐药性时——而且这种增长会因为NDM-1基因的扩散而加大,人类将越来越多地被不断加强的致命细菌所控制。

大肠杆菌的爆发显示了对健康的极大威胁。因此,抗生素耐药性和新疾病株的出现应是决策人员及世界卫生组织这样的国际机构应该特别优先考虑的问题。

分类 生物安全与生物技术, 社会经济事务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