寨卡、登革热、疟疾和致命的蚊子

By admin - 时间: 星期一, 三月 14, 2016

 

南方中心总执行长:许国平

 

当你睡得很香,耳边一阵尖锐的嗡嗡声吵醒了你,你不得不动手驱赶它。

或是当你正在花园或公园里散步,只有在几个红肿的皮疹出现在胳膊和腿上时,你才意识到自己被蚊子咬了。

更令人烦恼的是自家婴儿原本光滑的脸部皮肤上长出了红色斑点。

蚊子十分惹人厌,但马来西亚人和其他热带国家的居民都不得不忍受它的侵扰。

如果仅是打断睡眠,以及轻微疼痛但几天内就会消失的肿块,那种讨厌的昆虫尽管惹人厌,也还是能容忍的。

然而,它与那么多严重疾病的关联,使得全球都必须严肃看待蚊子。

许多种类的蚊子都可以传播严重甚至是致命的疾病。最近得到重点关注的传染性疾病——寨卡病毒,在一些国家几乎造成公众恐慌。

在马来西亚,更令人担忧的依旧是登革热和疟疾。其他和蚊虫有关的疾病还包括黄热病、丝虫病、基孔肯雅热和西尼罗河热。难怪蚊虫甚至被称为世界上最致命的物种。

要解决其中任何一种疾病都存在很多问题,因此蚊子仍在继续肆虐。在有关研究2015年后寨卡病毒对一些拉美国家的影响的报告发表后,人们对寨卡病毒的关注依然持续,所以现在仍在迫切地寻找疫苗。

登革热病例正以惊人的速度上升,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治疗方法,也没有受批准的疫苗用以预防。单从数量方面看,疟疾有着最致命的影响,目前已有药物来治疗,但蚊子传播的疟原虫的耐药性也在增加,要引起人们的警示。

据报道,从去年以来,寨卡病毒已在31个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国家局部性传播。世界卫生组织WHO也发出警告,它很可能在其它有埃及伊蚊的国家进行传播。世界上所有的地区都有输入性病例的报道。

最令人担忧的是寨卡病毒与神经系统疾病,尤其是小头畸形症之间的明显关联。有8个国家还报道了格林巴利综合症(GBS)发生率的上升与寨卡病毒之间的关联。

3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寨卡病毒紧急委员会得出结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小头畸形症以其他神经系统疾病的病例与寨卡病毒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将寨卡病毒和小头畸形症,尤其是胎儿畸形之间的联系的有关证据告知委员会。“现在,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寨卡病毒是嗜神经组织的,会影响在发育中的胎儿的大脑和脑干组织”。

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了寨卡病毒与GBS病例之间的联系。这扩大了风险人群的范围,使其远远超出育龄妇女。GBS病例在儿童和青少年身上都被检测到过,但在老年群体中更为常见,并略多见于男性。

委员会建议,对寨卡病毒和神经系统疾病之间的联系要做更多的研究;采取传病媒介控制措施,减少蚊子种群;开展公众教育,要提醒公众,特别是育龄妇女及孕妇,寨卡病毒的传播风险以及性传播的风险。

应基于最佳可得的信息和国家行为、政策,为曾暴露于寨卡病毒的孕妇提供建议咨询并跟踪调查其生育结果。已知的寨卡病毒传播地区应准备好健康医疗服务,以防潜在增加的神经系统综合症的和先天畸形病例的产生。

世卫组织委员认为,大体上不应限制与这些国家之间旅行或贸易,但孕妇应尽量不要前往寨卡病毒正在爆发的地区。

前往寨卡病毒爆发区的旅客应得到最新的措施建议,减少暴露于蚊虫叮咬。应在机场进行传病媒介控制,并考虑对飞机进行消毒。

委员会还建议要优先发展寨卡病毒感染的新型诊断方法,并加强对新药物和疫苗的研发和评估。

关于疟疾的全球行动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2000年至2015年间,在全球范围内,风险人群中疟疾发病率下降了37%,风险人群的疟疾死亡率下降了60%。

疟疾是由雌性疟蚊传播的疟原虫(其中最致命的是恶性疟原虫)引起的。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2015年有2.14亿起疟疾病例,其中有43.8万人死亡。

现有的最佳治疗方法,特别是对恶性疟原虫疟疾,是以青蒿素为基础的联合疗法(ACT)。

问题是,恶性疟原虫逐渐对青蒿素药物产生抗药性。此前,即早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它就曾对前两种药物——氯喹和磺胺多辛-乙胺嘧啶,产生过抗药性。

这逐渐削弱了疟疾控制带来的成果,对青蒿素不断增强的抗药性可能会再一次导致令人惊恐的重复。

近年来,寄生虫对青蒿素的耐药性已在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和越南被发现。

世卫组织说,柬埔寨和泰国存在恶性疟越来越难治疗的担忧。多重耐药性可能蔓延到其他地区,带来严重的公共健康后果。

目前还没有获批的疫苗来防治疟疾。一种对抗恶性疟原虫、被称为RTS,S / AS01的研究疫苗是目前最为先进的,该试验性项目项目可能为今后3至5年内疫苗的应用铺平道路。

至于登革热,这可能是马来西亚最可怕的与蚊子有关的疾病,原因是登革热病例从2011年的19884例(36人死亡)起急速增长,到2015年已有超过12万例(322人死亡)。

对于登革热或严重的登革热还没有明确的治疗方法,但早期发现和获得适当的医疗护理可以将死亡率降低至1%以下。登革热的预防和控制完全依赖于有效的传病媒介控制措施。

登革热病毒是由雌蚊传播的,其中主要是埃及伊蚊。世卫组织援引的一项估计表明,每年有3.9亿登革热感染病例,其中9600万显示临床症状。估计每年有50万人患有严重登革热并需要住院治疗,其中2.5%例死亡。

虽然登革热极少引起死亡,但由于血浆渗漏、积水、呼吸困难、严重出血或器官损伤,严重的登革热便是一种潜在的致命并发症。

不幸的是,对于登革热还没有明确的治疗方法。对于严重的登革热,由内科医生和护士展开的医疗护理(维持患者的体液量是至关重要的)可以挽救生命。

目前还没有获得批准的疫苗来预防登革热,但已有三种疫苗正在临床试验中,另外还有3种候选疫苗正处于临床开发的早期阶段。

目前,控制或预防登革热病毒传播的唯一方法是消灭病媒蚊子。世卫组织的建议包括阻碍蚊子进入产卵栖息地;妥善处置固体废物;清除人造栖息地;覆盖、排空和清洗生活用水储存容器,并将合适的杀虫剂用于室外的贮水容器。

同时建议采取个人家庭保护措施,如使用纱窗、长袖衣服、经杀虫剂处理的材料、蚊香和喷雾杀虫;并促进社区的参与动员,持续进行病媒控制;疾病爆发时使用杀虫剂,并监测病媒,以确定控制措施的有效性。

虽然病媒控制是在对抗所有与蚊子有关疾病的最重要的措施,但目前面临着一个主要的问题是,蚊虫逐渐对杀虫剂产生抗药性。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报告,近年来,在许多国家都出现了蚊子对拟除虫菊酯(用于疟疾控制的主类杀虫剂)产生抗药性的情况。一些地区甚至发现蚊子对用于公共卫生的所有4类杀虫剂都产生了抗药性。世界卫生组织建议轮流使用不同种类的杀虫剂来应对杀虫剂抗药性问题。

然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印度的疟疾流行区由于高强度的疟疾传播和杀虫剂抗药性的广泛报道而引起重点关注。在蚊帐使用2种不同的杀虫剂这一方法,为减轻杀虫剂抗性发展和传播的风险提供了可能性。

控制埃及伊蚊的杀虫剂抗药性的措施包括优先使用除杀虫剂外的其他手段,如清除蚊子滋生地——清洗,排空和覆盖生活用水储存容器;采取个人防止蚊虫叮咬的保护措施——驱虫剂、穿尽可能多覆盖身体的衣物;使用门窗金属丝网筛或处理过的网型材料,结合使用杀虫剂与其他非化学的蚊虫控制方法。

(世卫组织还在2012年5月公布了管理疟疾病媒对杀虫剂抗药性全球计划和“监控管理伊蚊种群抗药性”的临时指南)。

据马来西亚医学研究所传染病研究中心(IDRC)医学昆虫学负责人李汉林(Lee Han Lim)博士所说,已有证据表明,因大量使用化学杀虫剂,杀虫剂对伊蚊的影响逐渐变小(新海峡时报2016年3月7日)。

李博士建议轮流使用杀虫剂,每半年使用一种不同原理结构的杀虫剂,同时使用非化学的控制媒介。

马来西亚沙巴大学(UMS)教授蔡德兴(Chua Tock Hing)博士说,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伊蚊对拟除虫菊酯类杀虫剂(如氯菊酯)和有机磷酸酯类杀虫剂(如双硫磷和马拉硫磷)产生了抗药性。

另一种抗药性问题——病原体对药物的抗药性——也必须得到处理。其重点是引起疟疾的寄生虫对青蒿素产生了抗药性。

青蒿素抗药性是由下面这些因素造成的:效果欠佳的治疗方法,病人对规定的抗疟治疗方案依从性不足,及以口服青蒿素为基础的单方疗法和不合格药物的广泛应用。

2011年1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青蒿素耐药性遏制全球计划》,并于2013年4月在大湄公河次区域启动了青蒿素耐药性应急机制(ERAR),并在金边成立了区域中心。

从长远来看,应急行动将带来显著的救援成果,并在全球范围内提高疟疾干预措施的可持续性和公共健康影响。

总而言之,如今微小的蚊子引起了医学难题,甚至在世界各地造成混乱。大量的资源都被用于应对蚊子及其造成的影响。

在一些地区,这些措施产生了良好的效果,如降低疟疾的发病率。但其他地区,如登革热正爆炸性增长的地区,出现了不利的发展。而另一个地区则出现了新的危机——寨卡病毒,这导致了数以百万计的人寝食难安。

至少在健康方面,体型的大小无关紧要。有些动物或生物实体的体型越小,却越可能致命。因此,人类,蚊子和其所携带病原体之间战斗仍在继续。

 

分类 动物、昆虫和其它生物, 生物安全与生物技术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