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丙型肝炎采取措施势在必行

By admin - 时间: 星期一, 七月 31, 2017

上周五(7月28日)是世界肝炎日(World Hepatitis Day)。因此,马来西亚丙型肝炎的紧张局势及时得到了重视。如今,一种解决方案近在眼前,但由于许多生命正饱受威胁,方案必须尽快实施。

7月28日,《星报》(The Star)揭示,50万名年龄段在15至60岁的马来西亚人感染了丙型肝炎,但由于没有早期症状,其中绝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患病。丙型肝炎严重损害肝脏,甚至会导致肝硬化(严重瘢痕化)及癌症。

更令人担忧的是丙型肝炎的高发病率及其近期增幅。马来西亚卫生部长苏巴马南(Datuk Seri Dr S Subramaniam)于7月20日公布道,在2009年,丙型肝炎的发病率为3.71%,而这一比例在2016年飞速增长至8.57%。这表明,每12名成年马来西亚人中就有1人患有丙型肝炎。同期,乙型肝炎的发病率也从2.13%上升到12.6%。综合来看,马来西亚的肝炎发病率十分之高。

好消息是现在有了一种新的治疗丙型肝炎的方法。但同时也有一个坏消息——对马来西亚人来说,这种疗程太过昂贵,尽管在其他国家要便宜得多。令人欣慰的是,如果解决方案进展顺利的话,可能在明年,患者就能以便宜的价格取得良好的治疗。

2013年,丙型肝炎治疗取得突破性进展,新型直接抗病毒药物(DAAs)的治愈率高达95%,与目前的疗法相比,其成功率更高,毒副作用更低。

新疗法用到的主要药物是由吉利德制药公司(Gilead)生产的索非布韦(Sofosbuvir),通常会将它与另一种药物联合使用,以达到更好的疗效。

但最大的问题是,索非布韦的原价在美国固定为每片1000美元,12周疗程的价格则高达84000美元。

据7月28日《星报》报道,在马来西亚,一个完整疗程的费用可能高达30万林吉特。去年11月,槟城消费者协会(the Consumers Association of Penang)的报告显示,几年前,一所私立医院曾向一名病人收取了24周疗程38.5万林吉特的治疗费用。

槟城消费者协会(CAP)主席 S. M. 穆罕默德·伊德里斯(S M Mohamed Idris)说道:“尽管今后价格可能会下降,但挽救丙型肝炎患者生命的疗法依旧是绝大多数马来西亚人所负担不起的。”

吉利德已经签署了协议,允许一些印度制药公司在约100个中低收入国家中生产及销售索非布韦。在这些国家里,药价已经降到了200至300美元左右。但马来西亚是被排除在外的41个中等收入国家之一,中国和泰国同样如此。

没有给予索非布韦专利的国家会出售索非布韦的仿制药。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数据,2016年,28天疗程的仿制药在巴基斯坦的售价为15美元,在埃及为51美元,在印度为108美元,在孟加拉国为197美元。

而在那些吉利德享有索非布韦专利权的国家里,出售的则是索非布韦的原研品牌药品(Sovaldi)。Sovaldi在巴西的售价为2292美元,在罗马尼亚则为16368美元。2013年,在美国服用28天的Sovaldi就要花费28000美元。

吉利德制药公司为了获得超额利润,尽可能地按市场所能承受的最高价格收费,将大多数需要治疗的患者拒之门外,因而备受指责。

丙型肝炎每年导致世界上70万人死亡。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称:“直接抗病毒药物(DAAs)可以在3个月内完全治愈患者。然而,截止至2015年,7100万慢性丙型肝炎患者中只有7%的人有机会接受治疗。”

在马来西亚,丙型肝炎的患病情况十分糟糕,很少有感染者能够得到治疗。卫生部长于7月21日公布道:“目前每人每12周疗程的费用为3万至4万林吉特。”同时,他还提道:“我们希望以后能将其降至1000林吉特。如果这个目标得以实现,我们将在治理丙型肝炎病情方面取得重大成功。”

目前,卫生部正在与总部位于日内瓦的非营利性研究与发展的组织——被忽视疾病药物倡议(Drugs for Neglected Diseases initiative, DNDi)合作,对Sofosbuvir和Ravidasvir的联合使用药物进行临床实验。据DNDi的执行理事伯纳德•佩库尔(Bernard Pecoul)所言,DNDi已与埃及的一家制药公司Pharco达成协议,为马来西亚人提供300美元左右的疗费标准。

还有一个问题是,与埃及不同,索非布韦在马来西亚有专利。一个产品获得专利权,竞争品牌产品是不允许销售的。

然而,WTO和国家专利法允许各国政府以各种理由发布“强制许可证”或“政府使用令”。

马来西亚对此并不陌生。2003年,政府便发布了一项政府使用令,使马来西亚可以从一家印度仿制药公司进口两种抗艾滋病的组合用药,从而使药价大大下降了68%至83%,还使三倍以上的病人有机会得到治疗。

马来西亚因这一措施赢得了赞誉,其他国家也纷纷效仿,比如泰国和印尼。如今,各国颁布强制许可证的情况非常普遍。

在马来西亚,可能有50万人患有严重的丙型肝炎,却负担不起治疗费用。如果费用可以从原来的40万林吉特以及目前的4万林吉特,降低到1000林吉特,可以想象国家和政府将可以省下大笔开支。最重要的是患者终于能看到希望的曙光,重获快乐。

因此,在今年的世界肝炎日,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势在必行。其中包括结束临床实验,与DNDi和Pharco合作以制定正确的治疗方案,并使政府低价购入组合用药,发布强制许可证或者政府使用令,使治疗得以进行。

分类 未分类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