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否能阻止现代医药的终结?

By admin - 时间: 星期一, 十二月 4, 2017

当你下次患了重感冒,想要吃些以前看完医生后剩下的抗生素时,最好再仔细想想吧。

首先,感冒了吃抗生素是没有用的,因为抗生素只对细菌起作用,而感冒是由病毒引起的。

其次,你对世界上最严重的健康威胁 – 抗生素耐药性做了贡献。

错误使用抗生素是导致抗生素在对抗肺炎、结核、血液疾病、淋病及食源性疾病等许多疾病时愈发不起作用的主要原因之一。

卫生领域领导人在不断地敲响警钟。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 Ghebreyesus)警告道:“抗菌素耐药性问题是全球性的卫生紧急事件。”

英国首席医疗官萨莉·戴维斯女士(Dame Sally Davies)谈道:“世界正面临抗生素的末日”。

“这也许就预示着现代医药的终结。”

近日,耐药性问题的严重性更是达到了顶峰——一名病人在其他所有抗生素都无效的情况下使用了粘菌素,但结果表明,一些细菌已经开始对作为最后一道防线的粘菌素产生了耐药性。

2016年,中国的研究人员在20%的动物样本、15%的生肉样品以及1%的医院患者样本中发现了耐粘菌素的大肠杆菌。同时还发现,粘菌素耐药基因(mcr-1)可以轻易地在样本中的不同细菌间进行转移。

马来西亚是最早有科学家发现耐粘菌素细菌的国家之一。马来亚大学副教授陈博士(Dr Chan Kok Gan)说道:“自我们的研究发表以来,其他许多国家也都已经发现了mcr – 1基因的出现。”

“这种局势相当可怕。世界各国都应开始积极采取行动,防止抗生素的进一步滥用。”

如果这种耐药性持续蔓延,粘菌素的作用将变得越来越微弱,我们最终也将失去“抗生素中的最后一道防线”。

粘菌素的状况还带来了另一个教训:耐药性正通过农业和食物链进行传播。

在许多国家,许多使用的抗生素都放入农场牲畜的饲料(美国畜牧业的80%均如此),目的便是让牲畜增肥,以及预防或治疗疾病。

耐药细菌先是在动物体内产生,后又存在于生肉之中。而人类又吃了肉,于是一些细菌便转移到了人类身上。

在马来西亚,兽医服务部(Department of Veterinary Services)于2012年发现,有一半国产受检鸡体内存在对三种抗生素(氨苄青霉素,磺胺,四环素)有着耐药性的细菌,正如槟城消费者协会(Consumers’ Association of Penang)的备忘录上所指出的那样。

自然环境是耐药性传播的另一条渠道。从农场和医疗机构里排出的残留物和废物中所含有的耐药细菌,对土壤、河流和海洋都造成了污染。一些细菌便由此成功转移到了人类身上。

欧盟自2006年1月起便禁止在动物饲料中使用抗生素作为生长促进素,而美国也从2013年12月开始,采取行动逐步淘汰抗生素的类似使用。但迄今为止,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几乎都没有采取什么行动。

希望这种情况能够发生转变。上个月,世界卫生组织在世界提高抗生素认识周(World Antibiotic Awareness Week,11月13日至19日)前夕,发布了在食用动物养殖中使用抗生素的新指南。

一项由世界卫生组织支持的研究表明,限制在动物饲料中使用抗生素的行动使这些动物体内的耐抗生素细菌减少了39%。

世卫组织的新指南包括以下内容:

· 全面减少在食用动物饲养中使用各类具有医学重要性的抗生素。

· 彻底限制将这些抗生素用于促进食用动物生长,或在无诊断的情况下将其用于食用动物的疾病预防。

· 只有在同一批饲养的动物或鱼群中确诊已发现感染病例的情况下,才能对其他健康动物使用抗生素来预防感染。

· 兽用抗生素应选自世卫组织抗生素清单中对人类健康而言“最不重要”的一类,而绝不应选自“至关重要”的那一类。

2015年,出席世界卫生大会的各国卫生部长一致通过了“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全球行动计划”(Global Plan of Action on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并同意各国都应在2017年前制定出一项相关国家行动计划。

因此,紧急协调行动如今势在必行。由于抗生素耐药性的来源有很多,这项国家工作的执行者不仅必须包括卫生当局,还必须包括农业与环境的相关负责人。

卫生部应控制感染的传播(包括在医院内),开展抗生素耐药性监测,并出台和实施适当处方行为、药品道德营销及合理用药方面的有关规章制度和指导方针。

农业部应逐步停止不恰当地在动物使用抗生素,特别是不能将其用于促进动物生长。而环境部则应注重防止耐药细菌和基因污染土壤、河流和海洋。

政府应该开展一些运动,让公众进一步认识到错用抗生素以及向医生索取非必需抗生素的危害性。

医疗行业应该坚持遵守合理使用抗生素的准则。制药公司也不应一昧追求最高销售额,而是要提倡在医疗领域及动物领域谨慎使用抗生素。

我们需要立即实施这些显而易见的行动,以减缓抗生素耐药性发展的惊人速度。一旦我们失败了,正如全球卫生领导人和科学家所警告的那样,人类即将面临“现代医药的终结”。

分类 未分类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