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特朗普影响的2017年

By admin - 时间: 星期一, 十二月 18, 2017

这一年里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随着2017年的消逝,许多人不禁疑惑——今年这个世界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人们对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所带来的世界激变褒贬不一。去年的这个时候,特朗普已经赢得总统选举,但那时还很难预料他最终是会选择兑现竞选承诺,还是要成为一位有着政治家风范的总统。

毕竟,大多数候选人为赢得选票,在竞选游说时往往会发表一些极端言论,然而在就职后他们又纷纷采用了温和的手段。

但特朗普却没有这么做。在过去的一年里,他坚持狭隘的、排外的、反国际主义的执政观念,似乎是在迎合他的极右翼选民基础。

特朗普的政策与他要实现“美国第一”的就职口号相一致,对他的选民们说到做到,并认为美国没必要再为世界上的其他地方费心。此外,他还通过每天的推特直接与选民及世界公众进行沟通。

对此,许多胸怀博大的美国人(其中共和党人的数量越来越多)也不禁目瞪口呆。特朗普一个又一个的政策激怒了世界其他国家。这些政策不仅冒犯了美国的传统盟友(澳大利亚、德国、加拿大、墨西哥、英国),还侮辱了美国那些或真实或假想的新老敌人(如今美国禁止朝鲜、伊朗及一些穆斯林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也威胁了美国的经济竞争对手,尤其是中国,以及那些对美存在贸易顺差的,他所谓的“骗子”国家。

美国的这位新任领导人不仅阻碍了北约的发展(NATO),使七国集团陷入瘫痪,还带领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以及全球移民协议(Global Compact on Migration),甚至削减了给联合国的资金,并停止向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拨款。

年末,特朗普又做出了两个震惊世人的举动。首先,他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公然违背联合国的官方立场并否定耶路撒冷的现状(由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所共有的城市),引发了世界各国的抗议和愤慨。

这一举动是由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所策划的,而非美国国务院。它摧毁了解决巴以冲突的任何剩余希望,并将在这片战火纷飞的地区引发另一轮悲惨的血腥冲突。

其次,美国在上周于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部长级会议上,表现出了对现行贸易体制的反对。

美国的立场十分坚定——拒绝承认有着16年历史的世贸组织多哈议程,拒绝接受永久性解决粮食安全问题的部长级承诺(即公共粮食储备),拒绝承认给予发展中国家特殊待遇的原则及新提案。这也是此次会议最终没有像以往一样达成宣言及重要决定的主要原因。

特朗普效应无疑主导了2017年的诸多事件及国际趋势。最令人担忧的是,不管是由于精心策划还是纯属偶然,又或者只是因为一条侮辱性的推特,美国和朝鲜之间都很可能爆发冲突,甚至引发核战争。只要能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我们就该谢天谢地了。如今我们对世界的秩序早已不抱过高期待了。

这一年也将因人类同胞所遭受的严重非人道待遇而被牢记。

首先便是针对缅甸罗辛亚人的暴力迫害。自8月底以来,大约有70万罗辛亚人越境前往孟加拉国寻求庇护,仅第一个月内便至少有6700个罗辛亚人遇害,大量房屋和村庄遭军队及其他人员焚毁。这种暴力迫害引发了广泛谴责,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官员甚至称之为“种族灭绝”。但尽管如此,罗辛亚人的未来依旧十分渺茫。

自然灾害依旧是有增无减——一些加勒比国家几乎可以说是遭受了风暴和飓风的彻底摧残;地震在一些国家造成严重破坏;森林大火席卷了加利福尼亚的部分地区;非洲数百万人深受旱灾影响。

在马来西亚,槟城频发的洪水和山体滑坡事件造成巨大影响,并再次引发了有关山地开发的争论。此外,吉打州,柔佛州,吉兰丹州及沙巴州等地区也深受洪灾影响。

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影响愈发显著。大气温度上升,水汽含量增多,降雨的可能性也就更大。而海洋变暖会影响天气模式,引发威力更强的热带风暴和飓风。

然而,今年应对全球变暖的工作依旧进展得十分缓慢。有关如何共同承担向低碳能源过渡这一重任的细节仍有待解决,这同样阻碍了环保行动的进展速度。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举动及其国内气候政策的转变更是雪上加霜。

2017年全球经济适度增长。美国、欧洲和日本虽然依旧处于经济低增长状态,但已经实现了经济正增长;而中国经济则增长了近7%。据亚洲开发银行的最新估计,受出口推动,今年亚洲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将超过预期的6%。

然而,一些专家却对债务累积提出警告,并预测资本流动及外汇汇率将出现新一轮的不稳定现象。因此,今后是否还能保持住2017年的这种发展势头尚难预料。

但不确定的事情还多着呢。到了年底,世界上的许多地区、许多问题都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2017年还剩下几天:祝大家圣诞快乐,新年快乐!

分类 未分类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