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全球问题的爆发点预测

By admin - 时间: 星期二, 一月 2, 2018

新的一年又已到来,是时候预测一下2018年的全球趋势了。

最引人注目的话题便是美国最离经叛道的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如何继续扰乱世界秩序。这个问题稍后还会再提到。

除了政治问题,同样需要重视的是,我们如今正处于某些具有长期重要影响的社会趋势之中。一些趋势即将达到爆发临界点,并会引发可能无法逆转的重大事件。我们也许会在2018年看到一些这样的情况。

谁会料到2017年竟是在高涨的反性骚扰运动中落幕的呢?这股浪潮揭发了好莱坞制片人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电影明星凯文•史派西(Kevin Spacey)、电视访谈主持人查理•罗斯(Charlie Rose)及其他许多名人偶像的不堪。

“#MeToo”(“我也是(受害者)”)反性骚扰运动耗费了数年的时间才凝聚起来力量来。1991年,安妮塔·希尔(Anita Hill)指控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对其进行性骚扰,成为了这项运动的先驱者。在事件酝酿到爆发点之前,这一先例为多年来其他女性的大胆发声铺平了道路。预计到了2018年,这项运动的势头将会在更多的国家中持续下去。

另一个酝酿之中的问题便是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影响。大众享受着智能手机、谷歌搜索、Whatsapp通讯应用、优步和网上购物所带来的便利,对数字技术大加赞赏。

但“第四次工业革命”就好比杰基尔博士与海德先生(Dr Jekyll and Mr Hyde,善与恶)。它带来许多好处,但也有着严重的缺点。如今,人们又开始了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辩论。

首先,使用人工智能的自动化技术将导致许多工作岗位被裁撤。优步(Uber)先是取代了出租车,很快又会以无人驾驶技术取代司机。

全球失业恐慌在国内引起了共鸣。去年四月,卡扎纳研究学院(Khazanah Research Institute)在其研究中引用了国际劳工组织一份报告中的内容。报告警告称,马来西亚54%的工作岗位面临在未来20年内被科技所取代的高风险。据人才机构(Talent Corp)预测,马来西亚有43%的工作可能会被自动化所取代。

其次,最近包括一些数字技术的创造者在内的许多人士都纷纷发出警告,人们对智能手机的过度沉迷和频繁使用将导致人类智力下降并缺乏社交能力。

第三,像Facebook这样的科技公司往往会从用户的网络使用中搜集用户个人数据再将其卖给广告商,导致了个人隐私的丧失。

第四,网络安全、网络欺诈和网络战的威胁甚广。设备被黑客攻击便会导致数据泄露。黑客技术可被用来清空银行帐户、窃取政府及公司的信息,还被作为网络战的武器。

第五,不平等及数字鸿沟现象持续恶化。某些国家与人民(包括小企业在内)无法获取数字设备,导致发展严重落后。

对于这些问题的回应通常是人们和政府必须做好准备,扬长避短,争取积极利益,克服不利影响。例如,对下岗工人进行再培训;教会公司使用电子商务;对机器人使用进行征税(比尔·盖茨支持这一想法)。

但这些技术的发展速度超过了政策制定者通晓事态、制定政策法规的能力。随着越来越多的技术投入使用,数字技术的影响越来越明显,预计2018年数字技术的利弊之争将从会议室转移到公众场所之中。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科学家们因各国应对行动的匮乏而感到沮丧,他们将继续发出警报——当前形势比先前预测的要糟糕得多。

事实上,气候变化问题的爆发临界点可能已经到来了。联合国12月20日表示,北极区由于气候迅速变暖而发生永久性改变。2017年里,北极区升温速度依旧是全球气温上升速度的两倍,导致海冰大量融化。科学家们表示,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北极区还能回到几十年前那种稳定的冰冻状态。

2015-2017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三年。两年前,联合国高层科学气候小组及《巴黎协议》刚提出了将全球气温升幅控制在与工业化前相比不超过2摄氏度范围内的基准,但如今这一目标似乎已经不合时宜了。在2018年里,联合国可能采用1.5摄氏度的新目标。

但要实现这个新目标,难度要大得多。政治领导人和公众是否愿意面对这个挑战?在2018年里,需要采取的行动和真正落实的紧急行动之间是否会存在更大的脱节?

达到爆发点的另一个问题便是抗生素耐药性的持续上升。细菌的突变导致抗生素对许多疾病的疗效越来越差。全球及国家都在努力遏制这场危机,但这还远远不够。在数百万人死于曾经可治愈疾病的悲剧发生之前,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采取行动了。

最后,再次回到特朗普总统的问题上。去年他的作风和政策扰乱了国内及国际的秩序,但他似乎对这方面的批评漠不关心。因此我们可以预计到,2018年他还将做出更多同样的甚至更令人震惊的举措。

来自国外的反对意见对特朗普政策不会有多大影响。但在美国国内,许多人认为他对美国体制构成了威胁。2018年里,针对特朗普的反对意见是否会达到一个爆发点,从而产生重大影响呢?这看起来是不太可能的。但就像2018年的其他许多问题一样,没有什么是可以准确预见的。

分类 未分类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