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不察觉:转基因食品的健康风险

By admin - 时间: 星期一, 六月 17, 2013

不看不察觉:转基因食品的健康风险

Don’t Look, Don’t Find: Health Hazards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

作者:Claire Robinson, MPhil

翻译:张渊媛、高英

通过基因工程将外源DNA插入到作物或动物体中,产生了转基因作物或动物,这种基因改变通常是不会在自然状态下发生的1。转基因食品正是来源于这些经过基因修饰的动植物体。基因工程有别于常规育种技术,后者只能发生在近缘生物体之间,比如不同的小麦品种、品系之间;而基因工程技术使得物种的基因交流跨越了生物分类局限(界、门、纲、目、科、属、种),产生了新型的人工合成性状,但这些性状对人体健康造成的负面影响或隐患不容忽视。

转基因食品最早进入市场是在20世纪90年代。欧盟和其他国家要求对转基因食品进行标识,而美国这个大量种植和销售转基因食品的国家却并无此项要求,加拿大也没有要求对转基因食品进行标识。通常转基因食品只局限在少数经济作物上,例如,大豆、玉米、油菜籽、甜菜和棉花上。几乎所有的市场上可获取的转基因作物都是抗除草剂或抗杀虫剂类型的 ,抑或对两种都有抗性2。

在转基因生物对人体健康影响的议题上,去年发表的一份科学研究可谓是最为详尽的。该科学研究由法国卡昂大学的Gilles-Eric Séralini教授主持,研究结果十分令人震惊。用转基因抗农达玉米饲喂两年的大鼠的身体器官坏损率、肿瘤发生率和过早死亡率都显著增加。3

该项研究应当给世界以警醒,但事实上公众以及医疗人员恐怕对此研究结果并不知情。在该研究结果发布后不到几个小时的时间里,一些媒体就蜂拥般的联合起来发起了一些运动来贬低该项研究的价值。英国科学媒体中心4转发了诋毁Gilles-Eric Séralini教授研究的科学家的言谈,而该媒体中心是受转基因企业资助的。5

其中一个对于Séralini教授之未预料到的研究成果的批评来自于Mark Tester,他是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Adelaide)植物功能基因组学研究中心的教授。他表示:“我的第一个疑惑是,为什么在那些转基因食物已经进入食物链很多年的国家中,并没有流行病方面的研究,如果说转基因食物对健康的影响果真如声称的那样严重的话,如果该项技术真的与人体健康紧密相关的话,那么北美国家的人岂不是要纷纷不支倒地了?”4

这则评论被媒体文章不加辨别的引述、转发至世界各地6,然而却没有记者真的去质询究竟有多少流行病方面的研究是针对于人类食用转基因食物后对健康造成影响的。同时也没有记者去询问究竟我们应当在转基因食物被食用最长时间的国家里开展多少项研究来弄清楚转基因对人体健康的负面影响?在美国,由于并不要求对转基因食物进行标识,因此也无法进行后续溯源。也就是说,在转基因食品没有被明确标识的情况下,即便是要试图了解转基因食品对食用者健康的影响,也难以找到证据和线索,何况倡导转基因商业化的产业巨头们和利益相关者们还竭尽全力去掩盖仅有的数据和线索。

Séralini教授对各种被转载的质疑做出了回应,并将文章发表在了刊登其原先试验结果的杂志上。同时公众也在一个由公民及科学家建立的公共信息网站(www.gmoseralini.org)上对此事件表示出了很大的关切,他们忧虑的是重要的科学发现被遮掩起来了。

后续的调查显示大部分谴责Séralini教授试验结果的批评家们之间都存在着利益冲突,科学媒体中心并未对这些厉害冲突进行披露。8,9公共利益科学集团表示,在对转基因食品健康议题的评估山,我们采用了双重标准,因此,所发现的风险遭到了残酷的挞伐,而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这一结论则未遇挑战。10,11

从科学上最有效的证实Séralini教授的试验结果的方式是按照同样的方法进行重复试验,或者可以扩大受试样本(大鼠)的数量,将该试验扩展至更为全面的对致癌力的研究。然而,开发转基因技术的企业从来都未开展过类似于Séralini教授所做的这种长期试验,而且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仲裁机构也没有要求要进行这样的长期测试。人们也没有对在转基因食品上发现的问题进行追查;反而热衷于诋毁研究人员以及研究结果。这些运动主要包括,比如说服杂志编辑不去刊登研究结果,或者如果研究结果已然见报了,那么就游说编辑将文章撤回。12,13 此法也曾试图被运用到撤回Séralini教授的研究结果上,然而未能成功。

为何统计学上的显著发现没有生物学上的相关性?

Séralini教授在2012年设计的试验是直接跟进孟山都公司的90天的大鼠饲喂试验(由监管机构支持完成)的,试验材料选择的是同样的转基因玉米。用转基因材料饲喂的大鼠群体呈现出了统计学上的显著变化,但孟山都研究人员声称这些统计学上的结果并没有生物学上的相关性。15 欧洲食品安全署(The European Food Safety Authority, ESFA)也同意这种说法,认为用转基因材料饲喂的动物的指标改变,在生物学上是否具有关联性还有待进一步研究证实。

Séralini团队拿到了孟山都企业的原始数据,这些数据一贯都是被仲裁机构以保护商业秘密为由隐藏起来的。Séralini团队对取得的这些数据进行了重新分析,并在2009年发表了研究结果。结论指出,用转基因材料饲喂的大鼠显现出了肝脏和肾脏毒性特征,肝脏重量以及尿肌酸酐清除率都有所增加,血肌酐和血液尿素氮有所下降。17

Séralini团队决定去找出为何这些最初的毒性特征在孟山都的90天试验中被认为是没有生物意义上的相关性的,抑或是随着时间改变,病理学上的特征也会不同。Séralini研究小组重复了孟山都的研究设计,但将研究时间尺度从90天延长至两年。研究结果令人震惊。原本在90天试验中显现出的毒性特征发展成了严重器官损害、肿瘤以及幼体死亡。3这些效应都未在孟山都90天试验中凸显出来15,因为时间太短:Séralini试验的第四个月便观测到了受试大鼠的第一例肿瘤特征。3

Séralini的研究结果揭示了工业界和监管机构所声称的90天试验没有生物学上的相关性是无效的。他们进一步揭示了转基因食品的监管体系是不够充分的,并质疑所有的商业化的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批评Séralini研究结果的一些监管机构应当重视和重新思考一下这个事实。

全文链接:不看不察觉:转基因食品的健康风险

分类 农业, 生物安全与生物技术, 粮食安全, 食品和农业, 食品安全与营养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