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TPP协定:批准与否?

By admin - 时间: 星期三, 八月 22, 2018

马来西亚是否将批准命名为CPTPP的贸易协定,是希望联盟政府(the Pakatan Harapan government)必须做出的最重要的决策之一。

这是因为,批准和实施CPTPP就意味着必须改变许多现有政策,带来广泛的社会、经济以及政治影响。

据信,内阁正在考虑对《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应持有的立场。

CPTPP的前身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曾备受争议,甚至引发了公众抗议。当时还是反对党的希望联盟政党及国会议员,在TPP被提交国会时也曾表示反对。

TPP与CPTPP的主要区别在于,CPTPP中并没有美国的存在,因为特朗普最终带领美国退出了TPP。失去了美国广阔市场的优先准入待遇这一重要吸引力,CPTPP遭受了重大打击。

今年3月,TPP其余11个成员国继续展开合作并已签署了新的CPTPP协定。由于依旧抱有美国能回归的希望,在TPP的1000多个条款中,有22条仅被暂时搁置,而非彻底取消。如果美国将回归TPP,这22个条款极有可能重新生效。

由于没有额外进入美国市场的优惠,CPTPP的潜在利益要比TPP小得多。马来西亚先前已经与CPTPP大多数成员国签订了贸易协定,因此CPTPP为马来西亚带来的额外优惠市场准入仅限于加拿大、墨西哥和秘鲁。然而这些国家并不是马来西亚重要的贸易伙伴。

因此,就额外出口或额外收入而言,TPP所宣称的利益已不能成立。仅基于对TPP的研究,一些人便认为“CPTPP将有利于马来西亚的贸易和收入”。显然,这类看法早已过时。

事实上,有几项研究表明,原本的TPP将对国家的贸易平衡产生负面净影响(进口增长将超过出口增长)。

一些声称TPP会实现更多经济增长的研究受到了批评,原因是用于预测的模型存在缺陷——其假设不切实际,以及结论中的大部分收益事实上来自于非关税措施和投资流动,而这些因素都难以进行预测。

另一方面,CPTPP要求马来西亚遵守许多与贸易无关的新规则,侵犯了该国制定和执行政策、法律和法规的自由和空间。

其中一条规则是关于投资政策的。规则规定,来自其他TPP成员国的企业和个人,所享有的投资渠道不仅包括外国直接投资,还包括股票、贷款、合同、存款、有形资产以及无形资产。规则不允许(或者限制)成员国有时对投资施加的条件,例如技术转让和当地材料的使用。一般而言,外国投资者至少必须和本国投资者得到同等待遇。

基于饱受争议的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ISDS),如果来自其他CPTPP国家的外国投资者认为他们没有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便可以在国际法庭(通常是华盛顿的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起诉政府。这类“不公平公正”的情况包括:投资者声称,由于政府政策发生变化或合同重新谈判,他们将会失去未来收入和利润;投资者认为在政府项目投标中受到不公平对待;或者是其商业机会受到了国家对公民的优惠政策的影响。

此外还有其他一些干涉性规定。当前,政府采购(即政府购买商品、服务,以及授予合同、建设项目)由国家自行决定。然而,CPTPP要求政府允许其他来自CPTPP国家的公司,与本国公司以同等条件竞标商品和服务的供应以及政府项目,允许其对超过一定阈值水平的采购和项目进行投标。

由于将政府采购业务授予本国公司会带来诸多利益(例如加强本国公司的能力和市场份额,以及为经济发展带来多重效应),政府经常会对本国公司给予优惠或预留一部分采购业务。然而,这种制定采购政策的自由将受到CPTPP的严格限制。

国有企业不能再从政府那儿得到援助或优惠待遇(在股权、信贷、补贴等方面)。而他们自己也不能在从企业购买商品和服务时给予本国人优惠。虽然说马来西亚的政府关联企业的确需要进行改革,但这些改革应由国家根据本国规定的原则来自行决定和实施,而不是根据一项包含了主要旨在造福外国公司、对本国企业造成破坏性影响的不恰当规则的条约。

尽管知识产权章节中最糟糕的部分条款被暂时搁置,但仍不乏一些影响药品获取的不利条款。此外,CPTPP还要求马来西亚加入一项条约(即《国际植物新品种保护公约》,UPOV 1991)。这将导致农民不得不花费更多的钱从外国公司购买种子,造成他们目前使用、交换和销售种子的自由受到限制。

CPTPP也有对这些规定作出一些让步,提供例外条款。然而,许多例外条款并不能提供真正的利益,而其他一些条款也不足以保护政策空间。总的说来,这些例外条款并不能使人感到安慰,使国家自由选择政策的权利免于不利影响。

因此,对马来西亚而言,实施CPTPP将极具风险。CPTPP在市场准入方面提供的利益十分有限。此外,CPTPP的非贸易问题涉及沉重代价,严重制约马来西亚在许多领域的政策空间,损害国家主权(尤其是关于ISDS机制的规定)。

新政府目前正在考虑的许多政策都可能会受到CPTPP等协议的限制。其中包括重新谈判不公平的项目合同,终止对环境和健康造成不利影响的项目,促进当地生产、减少粮食进口以加强粮食安全等。

此外,鉴于社会的多民族性质,马来西亚的社会和政治经济结构非常敏感。不同阶层、不同民族社区以及不同州之间的财富和收入存在不平衡现象。

为了弥合差距、解决不平衡和不平等问题,政府需要拥有广泛的政策工具供以使用。其中包括有关投资、采购和国有企业的政策,以及商品的贸易和知识产权规则的灵活性。如果CPTPP生效,马来西亚将很难(甚至不可能)利用许多政策选择和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

马来西亚签署了CPTPP,但尚未批准。而关于是否批准CPTPP,政府领导人和议员们必须进行深思熟虑。如果不批准,马来西亚就不需要执行CPTPP的条款,包括消除关税以及有关投资、知识产权、政府采购、国有企业等方面的条约规则。与此同时,马来西亚也无法享受其他CPTPP国家额外市场准入的利益。

鉴于执行条约的成本和风险过高,而额外市场准入的收益又十分有限,关于CPTPP协定,明智的做法应是不予以批准。

分类 争端解决机制, 商品的市场准入, 金融与发展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