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主义在联合国遭受冷遇

By admin - 时间: 星期一, 九月 25, 2017

上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及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分别发表了在联合国大会上的首次演讲,二者之间形成了鲜明对比。

首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基于常理发表了演讲,完全遵守联合国的国际主义和耐心寻求和平解决冲突方法的原则。

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全然抛开外交辞令,直接重申他要实施“美国第一”政策的承诺,并对那些被美国认定为新“邪恶轴心国”的国家发出威胁,甚至恫吓要彻底摧毁朝鲜。

分析人士和政府都在思考,美国总统这么做是否只是编纂出了一种新的特朗普主义;对世界而言,特朗普主义又将带来怎样的动荡。

由于特朗普曾发表过“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宣言,并集中精力解决国内问题,在他刚上任时,曾被预期美国将采取更为孤立的外交政策,减少对他国事务的干涉。但他的联大演讲显然使这预期烟消云散。

相反,在联合国大会上,他把实现“美国第一”的目标,与被他称为“新邪恶轴心国”的朝鲜、伊朗和委内瑞拉展现出强硬攻击性,毫无外交辞令修饰地结合在一起。

他对世界各国领导人说道:“我们政府的首要职责是为自己的人民服务,为我们的公民服务——要满足他们的需求,保证他们的安全,维护他们的权利,捍卫他们的价值观。作为美国总统,我将永远把美国放在第一位。就和你们一样,作为国家的领导人,你们也将永远、且应该永远把你们自己的国家放在第一位。”

特朗普在他的演讲中对国家主权赞扬了21次。但很显然,他只想捍卫美国的国家主权,甚至可能以此为原则来侵犯他国的国家主权。

特朗普称:“(如果美国被迫自卫或保护盟国,)我们将别无选择,只能彻底摧毁朝鲜。”早些时候他还只是说要对朝释放“火与怒”,如今的威胁却更具震慑力。

朝鲜局势错综复杂,极难处理。但威胁要发动彻底消灭整个国家这种程度的战争,对于解决问题并没有任何帮助。

不出所料,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做出了回应,称特朗普“疯狂”的言论让他确信朝鲜发展核武器是正确的。

同样,或者说更令人担忧的是,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上称,美国和其他主要国家签署的伊核协议是美国所签署过的“最糟糕”、“最一边倒”的协议,他的说法为美国要退出该协议奠定了基础。

联合国大会上,大多数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似乎都对特朗普演讲中的大胆攻击性感到震惊。一些美国政客也感到不满。据国际新闻社(IPS)报道,美国参议员黛安娜·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批判了总统的言论,并指出利用联合国和平与全球合作的平台来威胁要发动战争的做法是很虚伪的。

“他本可以针对朝鲜提出一些联合国能采纳的积极行动建议,但他错过了机会……他暗示美国将会重审甚至可能退出伊核协议,这只能大大加剧我们从伊朗和朝鲜面临的危险,”她说道,“他的目标是通过恐吓手段来统一世界,但实际上他只是进一步孤立了美国。”

特朗普对委内瑞拉也放了狠话,称后者处于全面崩溃的边缘。早些时候他还提出过对委内瑞拉采取军事干预的可能性。

与特朗普的演讲相反,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则发表了一篇客观公正而又振奋人心的演讲,他呼吁各国积极合作,寻求和平方式解决政治危机以及气候变化和难民等全球性问题。

Max de Haldevang和Devjyot Ghoshal写了一篇有趣的文章,分析了在联合国年度峰会上秘书长古特雷斯首次演说中的某些部分是如何“几乎不加掩饰地讽刺”了特朗普的。作者指出了秘书长在这一方面强调的以下几点:

 “唇枪舌剑可能会引发致命的误解。”与特朗普“怒火冲天”的威胁相反,古特雷斯显然是希望利用外交手段解决朝鲜危机。“一旦局势越发紧张,误判的可能性也将随之上升;唇枪舌剑只会导致致命的误解。我们必须通过政治途径解决问题,需要运用政治才能的时刻到了——我们绝对不能误入战争之途。”

“严厉的打击和粗暴的手段只会适得其反。”在恐怖主义问题上,古特雷斯寻求比特朗普所提出的移民禁令和对伊斯兰国发动残酷战争更好的解决办法。他说:“仅仅在战场上打击恐怖分子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做更多的工作来解决他们激进的根源,包括那些真实存在的和已知的不公平现象。严厉的打击和粗暴的手段只会适得其反。”

“科学是不容置疑的。” 特朗普将美国拉出了《巴黎协定》,秘书长针对气候变化问题所发表的讲话显然是说给他听的。他说道:“科学是不容置疑的。”还用数据表明,自1995年以来,美国遭受自然灾害的侵袭要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都多。

美国总统和联合国秘书长之间的对国际事务截然不同的处理方式,将在今后的岁月里产生种种影响。希望联合国秘书长冷静的国际主义处理方式能最终占据上风。

分类 未分类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