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知识产权' 分类

癌症和高药价

By admin - 最后更新: 星期一, 三月 3, 2014

Cancer and high drug prices
2014年3月3日
南方中心总执行长:许国平
内容简介:随着癌症病例和死亡人数飙升,医生和患者对药价过高感到恼怒,并呼吁采取行动。

生死攸关的问题

By admin - 最后更新: 星期一, 二月 24, 2014

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
2014年2月24日
南方中心总执行长:许国平
内容简介:目前正在讨论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所有议题中,没有一个比患者能否以负担得起的价格获得拯救生命的药物来得更重要,很多人担心患者可能是该协议的受害者。

THIRD WORLD RESURGENCE

By admin - 最后更新: 星期三, 七月 10, 2013

Issue No. 273 (May 2013)封面故事:诺华判决:大型制药公司果然本末倒置
获取药品的胜利:4月1日印度最高法院对于专利权的裁定被誉为获取可负担药品权利的胜利—— Martin Khor(许国平)

揭秘制药公司对诺华案判决的异议:谜团与事实

By admin - 最后更新: 星期三, 四月 24, 2013

Brook K. Baker教授

诺华和它麾下的跨国制药公司和商会都一致谴责了印度最高法院裁定诺华对格列卫(Glivec)(美国的Gleevec)的专利申请无效和对印度可专利性要求中严格的反专利常绿化标准和创造性标准的确认。因为记者们继续追捧这些制药巨头的谣言,观察人士也都急于想了解印度这一裁决是否合法或者纯粹就是为了推动有利于印度仿制药行业利益的产业政策,作者用有说服力的事实来揭露主要的谜团。

“病者有其药”运动的一场胜利

By admin - 最后更新: 星期一, 四月 8, 2013

A victory for patients’ access to medicines
南方中心总执行长:许国平

内容简介:印度最高法院上周判决重申,只有真正是一项新发明的药物才应被授予专利。该判决被誉为患者获得可负担药物的权利的一场胜利。

用廉价药挽救数百万人生命之真汉子

By admin - 最后更新: 星期六, 三月 2, 2013

The man who saved millions with cheap medicines
南方中心总执行长:许国平

内容简介:尽管他的竞争对手称他为“盗版者”,但是数百万因他的廉价仿制药而得以挽救生命的感恩的人们却认为他是罗宾汉一样的绿林好汉——他就是印度医药巨头西普拉公司( Cipla)的领头人尤素夫•哈米德(Yusuf Hamied)。

亚洲国家采取行动,争获廉价药品

By admin - 最后更新: 星期三, 十月 24, 2012

Asian countries act to get cheap drugs
南方中心总执行长:许国平

内容简介:2003年从马来西亚开始至今已有很多亚洲国家采取行动,通过强制许可来促使药品更便宜,最新的案例是印度尼西亚。

印度颁发首个强制许可

By admin - 最后更新: 星期三, 三月 14, 2012

该突破性进展为克服药物价格障碍开创先例

德里/日内瓦 2012年3月12日

印度专利局在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中,向一家仿制药厂商颁发了印度首个强制许可。这实际上结束了德国拜耳制药公司在印度对用于治疗肾癌和肝癌的药物甲苯磺酸索拉非尼的垄断。

印度授予强制许可给一家仿制药公司

By admin - 最后更新: 星期二, 三月 13, 2012

Leena Menghaney
时间:2012年3月12日
印度专利局最近授予其国内仿制药公司Natco Pharma生产及销售抗癌药物“甲苯磺酸索拉非尼”的强制许可。

THIRD WORLD RESURGENCE

By admin - 最后更新: 星期六, 三月 10, 2012

Issue No. 259 (Mar 2012)
封面内容:受到威胁的仿制药:可负担的药品的获取岌岌可危

印度被称为“发展中国家的药房”,但近期印度仿制药业受到威胁。正在谈判的欧盟-印度自由贸易协定可能改变印度的药品生产状况;十几个国家政府和主管当局,主要是发达国家,正在就反仿冒贸易协议(ACTA)进行磋商。值得庆幸的是,印度颁发了对索拉非尼的强制许可,为确保药品的获取迈出了正确的一步!

Pages: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